希腊一难民营中有20名难民新冠肺炎病毒测试呈阳性


我觉得光是靠这种责骂可能没有用,年轻人真的不知道问题严重性。而且完全待在家里也不完全解决问题,因为毕竟有人有必须要去做的工作。但是如果你清楚地告知民众风险区所在,会减轻人们不必要的恐惧。

这些年轻人感染后,如果不严格隔离在家,会造成进一步感染。州长痛心疾首地批评这个现象,但是泛泛地告知,甚至警告,并不能提高他们的依从性;只有让这些年轻人了解周围疫情的具体信息,才能让他们感知到周围环境的风险,提高他们的依从性。这是一个十分严重的问题,如果不能让所有人“拉开社交距离”,会直接导致“停摆令”整体失效。

杨功焕:不配合是很多的。而且我发现警察采取的措施只是说公园里驱散他们。而且自己确诊了不愿意报告的情况也非常普遍。我问了周围好多人,这种情况非常普遍。

“我是故意让自己感染(新冠病毒)的,因为我不想让我的女朋友独自被隔离。”在因感染新冠病毒被隔离两个星期后,德国柏林市米特区区长斯蒂芬·冯·达塞尔4月1日接受德媒采访时“自曝”自己感染病毒的原因。这番解释直接惊到了采访他的记者......

澎湃新闻:您的第三条建议:说服民众自觉配合,具体是指哪些方面?

澎湃新闻:纽约现在的疫情严重程度如何?

杨功焕:我是2月28日从北京来到美国的,现在住在纽约市皇后区,离目前纽约接受新冠肺炎病人最多、情况最严重的医院之一埃尔姆赫斯特医院(Elmhurst Hospital)不远。

杨功焕推测,美国在1-2月份已经有输入的新冠病毒的感染者。这些感染者并没有被识别和隔离,病毒在美国不断传播。现在纽约已经丧失了初期进行围堵的时机,疫情出现了井喷式的局面。

中国公共卫生和流行病学专家、中国疾控中心原副主任杨功焕正身在纽约。从2月底至今,她随同在美访学的丈夫暂居纽约,亲身经历了纽约疫情逐步升级的全过程。

澎湃新闻:关于治疗药物方面,美国总统特朗普近期表示对一些试验药物抱有很大希望,包括瑞德西韦、类风湿关节炎药物Kevzara(sarilumab)、洛匹那韦/利托那韦的组合药物,以及羟氯喹。您怎么看?